1943年英國入侵西康省察隃(Zayul)地區位置圖

資料來源:馮明珠主編,《文獻與史學──恭賀陳捷先教授七十嵩壽論文集》(台北:遠流出版社,2002年),頁267。

原圖見國民政府外交檔「關於藏案會議案(民國33年5月26日至34年9月17日)」1944年11月7日「藏案事實經過述要」。

說明1:在本文集頁264-265馮明珠撰寫〈國民政府外交部對英印侵入康藏境域之因應(1943-1947)〉文章的結語中提到:

  綜觀國民政府外交部在處理英印入侵康藏境域的因應顯得消極緩慢,從 1943年春天英屬印度政府派出一支約40餘人的勁旅(另有40名背夫) ,在英國 駐薩地亞長官帶領下,進入西康省察隅60 地區築路、修橋、闢建機場,並向當 地西藏駐官提出劃定藏印邊界要求,到外交部向英國提出口頭質疑長達兩年 (1945年1月16日提出) ,正式提出交涉更是在三年半以後(1946年7月2日) , 在對外交涉時程上已失先機,何以如此,根據外交部的解釋,原因有三:
(一)在外交上,中、英兩國對西藏的立場相反,中國始終認為西藏為中國領 土,在中國主權下海適應地方需要,允許西藏具有自治權。英國自西姆 拉會議後,雖仍承認西藏為中國領土,但謹承認中國擁有宗主權,因此 許多事件上雙方無法溝通。
(二)在內政上,自民國成立以來,西藏與國民政府的關係處於忽疏忽密間, 中央政令基本上未達西藏;察隅、科麥雖屬西康省,但卻在藏軍控制 中。外交部認為要辦理交涉,必先掌控內政,西藏地方政府若不能與中 央站在同一陣線,根本無法交涉。
(三)此案涉及中印國界,國界應如何劃定,內部應先有共識,中央亦需有明 確指示,方能據理力爭。
  國民政府自1928年成立到1949年撤退來台,前後二十年間,歷經驚濤駭浪般的政局,既要耗盡國力對抗日本侵華的冗長苦戰,亦要收拾帝國崩潰後伺機復辟的殘餘勢力;蘇維埃第三國際的力量正虎視耽耽於西北並不斷向中國內部滲透;國際局勢更是錯綜複雜,對於英國這個既是盟友亦為敵人的角色,國 民政府既要與她結盟打擊日本的侵略,亦要防範她侵占西藏,蠶食邊境;國民 政府外交部便是在如此時空背景下,進行英屬印度政府侵入康藏境域交涉的, 因此其遲疑被動的態度是可理解的。再者傳統中國並無國界觀念,存在於中印 (或藏印)問是一條習慣線,習慣界應如何劃定,中央與西藏必先有共識,方能據理力爭,可惜自1917年後,西藏已呈半獨立狀態,與中央關係漸行漸遠, 與英屬印度政府關係日益親近,雖說在1943-1947年英印部隊入侵康藏境城的立場上,西藏地方與中央立場一致,但中央爭的是西康省境,西藏爭的是西藏領土,這稍許的差距及存在已久的衝突與隔閔,致使西藏地方與中央未能團結一致對抗入侵勢力,且因西藏地方要靠英國力量對抗中央,終使這段侵略交涉擱置下來。1947年2月18日,國民政府外交部接到英國政府節略,通知日後所有西藏事務請與印度政府直接辦理交涉,外交部深知印度政府對西藏的野心比英國更為積極,權衡利害,與其與獨立後的印度政府辦理交涉,不如仍與徹退的大英帝國交涉,不再討論西藏的枝節問題,轉而要求廢除中英間所有不平等條約,外交部認為:若能廢除不平等條約,西藏問題則不復存在。

說明2:據1944年10月9日蒙藏委員會致外交部「本會敝人在門達旺及相活動之意見──附察隅概況」載:
「察隅向為桑昂曲宗(科麥)屬地,原是係野番投誠者,清初川兵進藏多取道桑昂,設有台站并兵, 後乃併歸藏。:青時以江卡、貢覺、桑昂、察隅四地貢藏,藏方派官分駐其地征其糧賦。宣統元年川軍 派陸軍入藏,藏官調集各處土兵數千,在江卡一帶攔阻,開導不聽,乃分兵驅之,藏兵潰散,宣統二 年春,越爾豐將其地收回並'言義與藏人於江達劃界......駐藏大臣聯豫以為不可,送次咨請仍將其地給 藏,趙乃率兵將其改流設洽,民國成立稱察隅縣。民國六年因昌都事變......察隅政權仍歸藏方掌管。」 見「英印侵略西康邊境案(一)」。按察隅位於西藏東南部,亦譯作雜瑜、雜隅、雜夷等,原為雜(犬俞)於土司土地;清代土司投誠,領有號紙,賞西藏治理。1911年經趙爾豐改流設治,稱察隅縣。1913年改 更名桑昂曲縣(Sanga) ,後再更名科麥縣(Komei) , 1917年復歸西藏管轄, 1950年復名桑昂曲縣,
1966年再復名察隅縣,正巨拉薩首府732公里。

中國文史地圖首頁  |  民族治理首頁  |   民族地圖首頁